慕慕慕慕慕玖婳

永远喜欢鹤丸国永
心有明月向云秀
满心满眼淑女剑

#0803楚云秀生日快乐#
云秀女神生日快乐√
今天依旧要吹爆云秀女神√

我云秀超级好看嗷
好看啊

渣字来一发
相信我在认真上课/乖巧.JPG

【周楚】楚云秀家的猫先生

桃染:

*ooc严重
*慎入慎入
*时间什么的……反正在世邀赛前第五赛季之后就对了


众所周知,楚云秀喜欢猫咪,宿舍中养了两只猫咪,还时不时在微博上晒自己和猫咪的照片


楚云秀v:今天天气不错,和自家蠢猫一起晒太阳【楚云秀抱着一只猫咪自拍.jpg】


在轮回训练室里,某位帅的无法无天(bu)的枪神大大正坐在电脑前看着楚云秀的照片,看了一遍又一遍,终于引起了一旁江波涛的注意
“小周?”江波涛走到周泽楷身后轻声问着人“这么不训练?”
“嗯,马上”在江波涛出声的那一秒,周泽楷大爆手速地关了微博,打开荣耀游戏界面
然而,我们的江波涛大大还是看到了,江波涛若有所思地看着周泽楷训练的背影,勾起了一个笑容,路过的孙翔打了个寒颤


结束了一天训练的楚云秀一回到宿舍,两只猫咪立刻过来蹭蹭她的腿,楚云秀抱起其中一只猫咪道
“是不是饿了?姐姐喂你们吃东西啊”
“乖,慢些吃”楚云秀看着地上两只猫咪正在抢夺碗里的猫粮,脸上露出了慈母(?)般笑容,摸了摸其中一只猫咪的头,然后回到房间追剧
“啊……”追完剧的楚云秀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满脑子都是周泽楷的模样,不知何时,两只猫咪已经吃完跳上楚云秀的床,楚云秀起身,抱着一只猫咪问道
“周泽楷,你喜不喜欢我?”
“你不喜欢我没关系,我喜欢你就好”
“小周……”
Zzzz……


某位枪神大大正坐在房间里,对着电脑发呆,脸上带这些可疑的红晕
【QQ】
无浪:小周,你是不是喜欢楚云秀
一枪穿云:……嗯
无浪:嘿嘿,小周我和你说啊,楚云秀这个人,喜欢猫咪,没准儿你抱着一只猫咪去和她告白也许有用哦【奸笑.jpg】
一枪穿云:好,试试


“咚咚咚——”
楚云秀是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吵醒的,要知道楚云秀的起床气不是一般的大
“李华你别烦我!让我再睡会!!”楚云秀忍无可忍的朝着门大喊,某位副队在自个房间里打了个喷嚏,想着是不是要加件衣服了
“咚咚咚——”
敲门声越来越重,楚云秀被闹得心烦,翻身下床,一边揉揉头发想着给李华一个教训一边打开门
楚云秀先看到的是一只超级可爱的小奶猫,被一双漂亮的手抱在怀里
“呜哇!好可爱的猫咪!”
然后视线往上移,看到一张脸,楚云秀有些疑惑的眨眨眼睛
“我这是在做梦?!为什么小周会出现在我眼前?!不行不行,我要再回去睡个觉”
周泽楷站在门外一脸exm?看着楚云秀即将关上房门,无奈之下腾出一只手阻止这人
“前辈,我喜欢你”
楚云秀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己暗恋的人对自己告白,一瞬间就清醒了
“小周我……”楚云秀低头看了看自己凌乱的睡衣,再看看周泽楷整齐的衣服,老脸一红,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前辈,我喜欢你”周泽楷把手中的猫咪举起放在脸的旁边,跟着猫咪一起买了个萌“喵呜~”
楚·暗恋周泽楷·云秀表示自己被萌到了
“真巧,我也喜欢你”


从此之后,楚云秀家多了一只叫周泽楷的猫咪,俩人经常一起发微博秀恩爱,联盟众人表示闪的不要不要的
紧接着,国家队在苏黎世赢得了世界冠军,在庆功宴上喝醉了的周泽楷把楚云秀压在床上,眼神炙热的看着身下的人
“小周你干嘛……”某秀暗暗咽了咽口水
“前辈,猫先生想要你……”
“啊…啊?!小周你……唔……”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请大家自行脑补【微笑】
好吧我承认我写崩了,而且我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瘫】












伞秀【以为】全篇

刘邦的老婆:

啊终于完结了。


说实话最近我在想我是不是要换个qq了毕竟腾讯到现在都没让我上。


因为我专伞不看乐乎,为了给她发地址我只能这么发,心塞。顺便纪念一下我的第一篇完结。


——————————————


也许我在记忆里寻找到的你的身影,只是阳光投向地面的虚像。——题记


————————


【1】


十五岁的楚云秀嗒着拖着叼着冰棒坐在卧室的电脑前,在游戏里大杀四方。


她的操作很好,如果不是开了声音,很少有人会认为这个在竞技场让自己手指抽筋还无反抗之力的人是个姑娘。


云出岫的最后一击把对手送进灰色区域,然后一个金黄色的荣耀浮现在电脑屏幕上。


退出房间,云出岫的竞技场排名再一次上升,直逼被一叶知秋秋木苏等人占据的前十。


她忽然想起,她的对手在退出的前一秒,似是不甘心地问了一句,


“你真的没开变音器吗?”


这不怪他,云出岫这个帐号在荣耀操作高手阶层很出名,不仅是因为她是为数不多的女性角色,更是因为她的操作者的战斗风格,不像个姑娘。


楚云秀瞄了一眼时间,心算了一下父母回家的平均速度,正打算退出游戏的时候,弹出了一个好友请求。


秋木苏请求添加您为好友。


她愣了愣,秋木苏这个名字她很熟悉,每天刷榜单的时候这个名字从来没有跌出过前十。


鼠标移到确认键,楚云秀心说今天刮的是西南风,怎么就把大神吹到自己面前了。


秋木苏:小姑娘,考不考虑来嘉王朝玩玩?


……所以说现在的大神都无聊到打趣她玩了?


 【2】


她瞄了一眼所剩无几的时间,父母上楼的脚步声仿佛近在耳边,当机立断小爆手速在键盘上敲击下一段话,


‘大神,下次聊’


发送以后她直接拔了电源插座,拔起读卡器就往自己房间跑,总算在钥匙插进门洞的‘喀嚓’声响起之前,带上了木质的房门。


厚重的木门与门框撞击形成一声美妙的‘彭’声,她把数据线读卡器账号卡揉成一团丢进被窝里,然后坐在椅子上若无其事地开始写作文。


“今天,我很开心……”


真心怂。


她想


 坐在电脑另一端的苏沐秋有些愣地盯着屏幕上显示已经下线的灰色名字,摸了摸脸,心想自己已经到了小姑娘人见人怕的程度了么。


这时叶修从提供开水的地方端着一碗方便面走来,走到苏沐秋旁边吸一口面,瞄了一眼时间含糊不清地说


“大概是背着父母上网的吧,爸妈回来了就跑了。”


如果你要问为什么,叶修表示,你就没瞒着父母玩过电脑?


【3】


后来苏沐秋和楚云秀都没提过这茬,再次见面时是烟雨楼和嘉王朝抢BOSS。


本来,和嘉王朝抢BOSS是毫无悬殊的,烟雨阁会毫无悬殊地当一个得力打手,但当时叶修已经被母亲揪着耳朵提回了家,那个优雅气盛的女人在离开前还锁上了叶家的房门。


于是烟雨楼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当前】秋木苏:“小姑娘,又见面了。真的不考虑来嘉世?”


云出岫的天雷地火擦着秋木苏的衣服而过,打中他身后的嘉王朝成员。


苏沐秋摇摇头,心说这姑娘不仅操作不错,脾气也挺大。


然后烟雨楼还是没抢到BOSS。


原因是一个半路杀出的枪炮。


沐雨橙风。


【4】


虽然说失了boss让楚云秀有些沮丧,但这种心情并没有持续很久。毕竟一区是嘉王朝独大,能与之抗衡的也只有霸气雄图。


她自己心里清楚,烟雨楼的底蕴,哪怕一叶知秋不在,也没法从嘉王朝这只老虎口里夺食。


而且对面的程咬金沐雨橙风似乎……是个姑娘?


这个发现让常年混迹于糙汉堆的楚云秀挺开心的。


战斗结束,两个姑娘就叽叽喳喳地凑到一块,毕竟烟雨楼和嘉王朝关系不差,只要不是霸气雄图的人就无所谓。


“啊,我哥让我下了,岫岫,下次聊啊。”


她的“再见”还在回话框里,沐雨橙风的名字就已经成了灰色。


她抿抿嘴,退出了游戏。


再后来楚云秀随工作变动的父母换了一个城市生活,她坦然地进入家附近的一网吧。


她虽然不到18岁,但是个子拔高地比同龄人快,长得也偏成熟,再加上小网吧管的松,只对网管说没戴身份证交了钱就可以上机了。


她选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坐着,旁边只有一个看起来挺青涩少年。


她随意瞟了一眼屏幕,也是荣耀。


然后戴上耳机刷卡上机。


两人的操作都不慢,附近玩游戏的人虽然戴了耳机听不见,但是路过两人座位的人都可以清楚地听见一片啪啪啪啪啪地键盘敲击声。


那人一看除了常客苏沐秋以外,还有一个新来陌生的妹子。两人又坐在一起,就以为是苏沐秋的女朋友,在苏沐秋做手操的时候对他神秘一笑。


苏沐秋被吓了一跳,然后把视线移到旁边的屏幕上。


他愣了愣,然后开始打量自己的这位新“同桌”。当时楚云秀正专心与和boss殊死搏斗,没有在意。


【5】


   楚云秀刚刚结束了残血的隐藏BOSS,抬起头来喘口气,结果就看见了邻座的男孩眼神挪移的看着她。


  她也就不明所以地看回去。


  不过人的耐心是有限的,这厢楚云秀被苏沐秋盯得发毛快炸毛的时候,苏沐秋伸出右手放在她的眼前。


  “云出岫,你好,我是秋木苏。”


  顿时一句句卧槽在她的脑海里形成一堵弹幕墙,轮回滚动着。赤橙黄绿青蓝紫,五光十色,煞是好看。


  她呆呆愣地伸出手和他相握。


  他的手指有些凉,指尖也有薄茧,并不很舒服,但和她挺像。


  他和她……挺像。


  感觉似乎不错……?


  大概是错觉吧。


  一定是错觉。


  中考是人生的第一个分水岭,哪怕是不爱学习如楚云秀,在步入初三下学期以后也很难见到她上线,更多时候去苏沐秋常驻的网吧只是为了看一眼老友,云出岫这个账号也因此在第一区的名声也慢慢减弱。


  她拿起初二的物理书开始复习,随手翻了一页,凸透镜成像。


  “物体放在焦点之内,在凸透镜同一侧成正立放大的虚像。物距越小,像距越小,虚像越小。”(来自百度)


  啧,无趣。


  眼皮一点一点垂下,她索性不勉强自己,把物理书往床上一丢,枕着双手趴在桌子上睡去。


  站在门外的楚父看完了这一切,眸色深沉。


  当天晚上楚云秀照常出去“散步”,临行前楚父喊住了她。


  “云秀,你今天陪我去一趟医院,看看你的外婆。”


  楚云秀闻言就跟被龙牙僵直了一样,一点一点地转过去看着自己的父亲。


  然后在他的注视中,点了点头。


  医院消毒水的味道刺激着楚云秀的嗅细胞,外婆躺在床上,睡着了。


  “最多四年,最多四年,我们能看她的时间,最多四年。”


  楚父靠在病房外厕所的门上,抽着一根烟。


  白雾弥漫,楚云秀站在对面,不过十几米的距离却看不清他的脸。


  “云秀,我知道你不爱学习,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上个星期我来看你外婆的时候,她扯着我的袖子跟我说,


  ‘秀儿成绩好吗?’


  成绩好吗?当然好,全班倒数的成绩怎么会不好?但是你觉得我能说吗?你外婆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她的子孙里能有一个上大学的,我和你妈没这个能力,也没法指望你那两个表兄。”


  烟末从他的指尖抖下,男人低哑的嗓音带着呜咽,在狭小的卫生间里异常的,悲凉。


  然后他把烟碾灭,推开窗户,冷风涌进来吹得楚云秀双颊发烫。


  等烟味散得差不多了,男人推开了隔间的木门,临走时回过头盯着楚云秀的眼睛说,


  “我说这些话不是为了什么,而是为了你,楚云秀。希望你好好想想,为了外婆,也为了你的未来。”


  幽暗的灯光照在楚云秀的脸上,她的神色晦暗不明。


  然后她快走几步跟上她的父亲,拉住男人转过身,


  “我明白了。”


  第二天楚云秀照例出现在网吧门前,不同于前几次,这一次她是来辞行的。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我的照顾,这一次我是来辞行的。”


  苏沐秋背对着楚云秀坐在电脑桌前很专心地在带着一队新手过副本,哪怕楚云秀来了也没有像往常一样过去迎接。


  但是他僵硬的操作以及几个低级错误出卖了他,他在听。


  楚云秀背光站在门口,没有走进来也没有离开,一直等到他的屏幕上浮现战斗结算才走到他的身边,搬了一个小凳子坐着。


  “大神,我要走啦,送给你我的云出岫当做离别礼物吧。


  她装作不在意地说着,将那张首发卡刻录着云出岫所有数据的放到苏沐秋的桌子上。


  “嗯?小姑娘终于打算要好好学习了?也是嘛,这个年纪的小姑娘,也是要好好学习未来才能有出息啊。”


  苏沐秋笑着说,“抱歉,点根烟。”


  他点了一根烟,尼古丁和烟草燃烧而成的白烟挡在他和楚云秀之间,透过薄薄的烟雾,谁也看不清对方。


  她被呛着咳了几下,却莫名地,鼻头有点酸。


  楚云秀觉得自己应该是可以走得不带走任何一片云彩,潇潇洒洒,这才符合她的风格。可这太难了,她做不到。


  她做不到。


  鼻头的酸意蔓延到了眼角,见家人如此,苏沐秋见了有些慌,在台桌上的玻璃烟灰缸里碾了烟,手忙脚乱地从一旁苏沐橙的手里拿过纸巾。


  “小姑娘哭什么嘛,不就是会一段时间见不到吗,又不是什么生离死别,搞这么大的排场作甚,弄得好像我欺负了你似的。”


  他的微凉手指划过她的眼角,神经末梢叫嚣着冲到大脑,本来就是感性的姑娘,这么一说让楚云秀哭得更欢了。


  “诶,真是。”苏沐秋有些无奈的把楚云秀的头靠在自己的胸前,感觉到了衣衫被濡湿,手有些僵硬地放在她的头上,


  “别哭嘛,好好的一个小姑娘,这么一哭,多不好看。”


  视线扫到若干围观群众的一脸“我明白了”的表情,哪怕是脸皮厚如苏沐秋也感觉面上有些烧。


  “看什么看?没看过安慰小姑娘?燕南度你的副本不打了是吗?月满你还想不想要我帮你刷武器了?还有你,芒飞……”


  当事人都这么说了,闲杂人等也就散的散吃瓜的吃瓜泡面的泡面,但是心里却是不约而同地想着一句话,


  解释还像掩饰,掩饰则是确有其事。


  苏沐秋有些气结,却又无可奈何。


  大概是栽在这个小姑娘的手里了吧。


  苏沐秋这么想着,用眼神拼命意示刚被解放出来的叶修。


  叶·荣耀好队友·修自然……心不领神不会。


  他故意放高了音量


  “嗯?沐秋你怎么了?有妹子投怀送抱不是好事吗?看着我干什么?”


【六】


苏沐秋闻言,只得招呼妹妹过来,低头在她耳旁附语,


“风城烟雨。”


苏沐橙和叶修的心不是一个级别的脏,得了哥哥的命令自然乖乖从苏沐秋的若干帐号卡里面找出贴了风城烟雨标签的一张,恭恭敬敬地递过去。


“风城烟雨歇,万气含佳象。”他扬了扬手里的卡,“嗯……小姑娘,好好考试。顺便,中考完有兴趣来嘉王朝玩吗?组建战队的那种。”


“……我愿意。”


后来楚云秀熬夜对战的不再是光怪陆离的电子游戏,而是无数天书。哪怕是偶尔跑来网吧,也只和苏沐橙一起搬一把小凳子坐在电脑前,交流电视剧心得。


苏沐秋一般会隔着好几层烟雾看着小姑娘又哭又笑,卫生纸团逐渐堆满电脑桌。


再后来苏沐秋在一个雨夜出了事,楚云秀接到电话后,直接在睡衣外套了一件皮衣就火急火燎地往外面跑,家人拉都没拉住。


到医院的时候叶修苏沐橙在抢救室外踱步,盯着她的眼神无限绝望,没有哭,但是比以哭还让人难受。


她没有哭,只是喉咙和鼻头一抽没一抽地痛。


医院抢救了几天,然后告诉他们准备后事。


那天以前楚云秀一放学就跟刚放出笼的鸟不敢飞翔一样,在医院前踌躇。直到被一个路人撞了一下,下意识地快走几步,才回过神一拍头跑上去。


当时她在咬着笔头在写作业,一道基础题看了快半个小时。


她还在想还好今天家里没人,不然回去又是一顿骂。


那时候叶修和苏沐橙已经哭不出来了,其实早就知道结果,只是不想放弃那一线可能。


你还有可能回到我身边。


【七】


楚云秀把风城烟雨还给苏沐橙,没有阻止父亲删除荣耀的客户端。


当时她就站在自己房间的窗户旁,眺望着远处。


忽然想来根烟。


但她没有这么做。


再碰荣耀是高二,当时她路过一家网吧,鬼使神差地走了进去,从尿急的网管那里拿了一张卡,坐在一个偏僻无烟的角落上机。


随便注册了一个帐号,具体名字现在只能想起一点了,因为那是系统随机取的。


似乎是我是人妖我怕怕?


只知道还是玩的元素。


她最熟悉也最放不下的职业。


多年没玩,操作已经生疏,当年一区叱诧风云的云出岫如今只能落得跟一群新手抢怪,还不一定抢得赢。


楚云秀在电脑前揉揉眉头心说荣耀最难的副本绝对是新手村的练级区。


多年后的叶修表示赞同。


不过没想到自己这些年不管怎么改变,兜兜转转了无数圈,还是玩起了荣耀。


大概是命运?


抱歉,楚云秀从不信这东西。


我是人妖我怕怕进了烟雨楼,那个她耗费了无数精力的工会。


现任会长曾经打趣,“人妖就是真正的,是嘉王朝的操作,烟雨楼的人。而且操作风格跟我们第一任会长挺像。”


楚云秀差点在回话框里打,其实我就是云出岫。


她有些庆幸还好她当年手速没有现在那么变态,在回车键按下之前删了那行字。


忽然想起今天早上看的电视剧,女主抱着死去的男主站在雨幕里,眼泪鼻涕流了一脸,


莫名地,有些想哭。


我回来了。


【八】


上一任烟雨的经理在烟雨创立之前曾经人推荐,三次找到楚云秀。前两次她拒绝了,最后一次,他说,


“我们有风城烟雨。”


楚云秀顿时一个大写的懵,脑袋里跟一万个百花缭乱在打百花式一样,然后傻愣愣地打下“好。”结果打完了就后悔。


后悔又有什么用呢,既然已经答应了人家,总不能说“刚刚是我的手癌,你就当什么都没看到”吧?


于是楚云秀短暂的大学生涯,进学校的次数还没去训练营的次数多。


别人在睡觉的时候她挑灯夜战恶补落下的课程,别人在上课的时候她却只能往训练营跑。


每当此时她总会感叹老天祝我,训练营跟学校离得如此之近,就在对面,触手可及。


后来楚父看不下去楚云秀的美国式作息了,把楚云秀从课堂里揪出来,说你如果一定要玩荣耀就好好地给我玩,但如果没有玩到荣耀巅峰你也别说你是我女儿。


楚母是个温柔的女人,温柔如她却看不懂丈夫为何要把明明拥有大好前途的女儿亲手送去什劳子烟雨训练营。


她听见的丈夫说,


“我不想让云秀因为长辈的心愿后悔一生。她是我的女儿。”


——


在楚云秀的要求下,老队长开始给她进行魔鬼训练。


一开始楚云秀的我是人妖我怕怕是被队长操纵的风城烟雨的地图炮虐得体无完肤,连这个虚拟的角色似乎都想赖在地上不起来。


然后失落的楚云秀被老队长丢到新人区里虐菜。


伴随着一群人的鬼哭狼嚎,楚云秀的胜率涨速简直可以说是扶摇直上九重天。


再然后,就是楚云秀以“烟雨战队的天才美女俏元素”的身份出道。


跟她同期出道的还有一个故人,苏沐橙。


她叫“嘉王朝的明珠——最美机枪女神”。


四期生的聚会上两个女神级的姑娘大眼瞪小眼面面相窥,沉默良久以后是楚.天才美女俏元素.云秀先开的口,


“沐橙啊……你最近的电视剧看了吗?”


几个离她们坐得近一点的男性选手二丈摸不着头脑。


【九】


楚云秀有一个小侄女,远房亲戚,明明八竿子打不着边却又让人有一种“这家人我有点熟悉啊”的感觉。


听街坊邻居说,是一个文静可爱的理科学霸。


楚云秀对此深表不屑。


在她眼里,这小姑娘人前人模人样,穿着白制度小格子裙,一笑起来能看到整整齐齐地八颗牙,是邻居家长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自家父母的骄傲。


但是到了人后就张牙舞爪,活脱脱一个叛逆期的中二少女。曾经在楚云秀吃了一个月的土攒钱买的裙子上画了一幅画,还是抽象画。气得她七窍生烟却又偏偏无可奈何。


那个小姑娘拖着她的行李箱在夏休期不约而至,吓得当时还在刷牙洗脸的楚云秀一口把牙膏吞了下去。


她有些颤抖的把门关上,看着这个小祖宗叼着雪糕踩着红色小皮鞋拖着小行李箱,优雅无比地坐在她的小白桌上,笑得一脸灿烂。


根据她的经验,一般这个祖宗这么笑,那就是会发生天地合山河开诸如此类的大事的前奏。


“云秀姨,爸妈让我要来这住一个暑假。”


_(:з」∠)__(:з」∠)__(:з」∠)__(:з」∠)_


自从楚云秀的小侄女到了楚云秀的小窝,就没有一天是安分的。


“云秀姨!原来你也看来自xx的总裁!”


不,你什么都没看见。


“云秀姨!你居然玩荣耀!你知不知道第一元素法师楚云秀?和你同名同姓噢!只不过她比你漂亮多了。”


我就是楚云秀,小兔崽子。


“啊!云秀姨,你居然……居然看这种片子。啊啊啊好劲爆我喜欢。”


……我记得我有给动作片设密码。


来自烟雨的单身妈妈楚云秀表示心很累。


某天,阳光正好,楚云秀正在厨房做早饭,忽然听见门铃叮咚。


她以为是男友回家,于是嗒着拖鞋连灶火都没关就跑去开门。


只听一阵悦耳的女音——


“云秀姨!我的眼镜忘拿了,能帮我送下来吗?”


“……”


小侄女是个远视眼,天生的,度数还挺高。


楚云秀从小姑娘的梳妆台上找到一副厚度堪比酒瓶盖的眼镜,忽然想起初中学的凸透镜成像。


她百般无聊地把镜片放到窗口的阳光下比了比,因为刺眼的阳光而微微眯了眯眼,然后惊讶的捂住了嘴。


她似乎看见了一个人影,背对着阳光,坐在她家的窗棂上。温暖阳光透过他照在她身上,并没有受到阻碍而在地上投下阴影。


他在向她微笑,正如多年前一样。


苏沐秋……是你吗?


楚云秀有点想哭,眼泪顺着脸颊流下。


她几乎能清他的口型——


“我爱你。”


——真正的无声告白。


她想抓住他,双臂却拥抱了一片空气。


她只能看着他逐渐虚无。


苏沐秋……别走。


在最后一缕光消散后,楚云秀低下了头,她耸着肩,任由泪珠溅在地板上。最后她索性直接蹲坐在地上,双手抱膝,眼泪渗透单衣打湿了手臂。


“云秀…姨……?”


小侄女久等未见姑母,于是跑上来,看见自己的姑母躲在客厅的阳光下哭。


为什么是阳光呢,不应该是在幽静无人的阴暗小巷里放声哭泣吗?


这一点小侄女没有管,她只知道她的姑母在哭。


她不知所措地站在姑母的身旁,她从来只知道怎么弄哭别人,却不知道什么是安慰。


在她心急如焚的时候,她看见自己的姑母抬头——睫毛都粘在了一起——“嗯,你知道吗,韩剧女主都是这么哭的。”


小姑娘恍然大悟。





有佛阿蛮,出家时寺前路过一貌美女子,心喜之。求佛五百年,望佛成全。


佛曰:“何以为求?”


蛮曰:“吾愿化作石桥,受五百年风吹,五百年雨打,但求女子从山上走过。”


佛笑而不语。


又五百年,佛再问:“何以为求?”


蛮曰:“吾愿化作石桥,受千百年风吹,千百年雨打,但求女子不再从桥上走过,一世平安喜乐,无病无灾,足矣。”


佛笑,放蛮而去。


云秀,我愿你一世平安喜乐,无病无灾,不再从我这座桥上走过。

【叶楚】一眼万年/下

风烟十里:






叶修对于表白这件事相当的不上心。

对他而言这个冠军要才是要上心的事情。受苏沐橙影响,他看的几个cp本里的求婚情节都是世邀赛求婚。虽然这样有点俗套,但是叶修确实也不知道还有什么时间什么地点适合。

当然,首先要拿下冠军。

冠军啊。




叶修虽然不上场,但是楚云秀知道他其实很辛苦。苏沐橙总说叶修安排战术的时候熬到深夜,烟灰缸里烟头都溢了出来。比赛打到后来的艰难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但是还好所有人都没有动摇。

楚云秀当然也不会,对于叶修的战术她尽所有的努力吃透去执行。叶修也没有让他失望,他们就这么一路赢到了决赛。

他们的对手是美国队,之前遇过一回了,楚云秀其实相当看好己方的,毕竟当时可是大比分胜出。

但是最后的会议上叶修的脸色有点严峻,应该说整个战术组的脸色都不太好看。楚云秀就有了点不妙的感觉。

“关于美国队,我觉得没什么好说的了。”

“预赛里他们和我们的那一场派出的是训练营的学员。直到刚刚打完和意大利的那一场才是他们的主力阵容。”

楚云秀错愕的看了看投影仪,正好是比赛结束的比分。

横扫,意大利一分未得。

随后整个会议的气氛都很严肃。楚云秀努力回忆了一下当时的对手,确实很年轻,不过当时没怀疑,怪他们长得太老?

楚云秀就这么傻里傻气的想,比赛这种事情,她一般是出场擂台赛,再艰难她都觉得自己不会害怕。

“那么就这样。如果输了的话,张佳乐可就是四亚了,没三亚顺口了啊。”

“…你滚!”

楚云秀还是没忍住笑出了声。







这场比赛果然很艰难,擂台赛一向一穿二的楚云秀只打掉了第一个对手的半血就输了。多亏黄少天周泽楷后来发力才稳住场面,堪堪赢下一个人头分。

然后团队赛输了。

楚云秀不至于认为全是自己的错,但是自己作为打头阵输掉了比赛的确影响了士气也给了后面的队友压力,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楚云秀一下了比赛什么话也没说就扎进了房间。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明明我已经变得更好了啊。

“你缺少激情。”

楚云秀一抬头,是叶修。

“你忘记锁门了。”叶修耸耸肩特别自然的坐在了楚云秀旁边。“你确实比以前更强硬了,但是遇到更强大的对手,你不能像弹簧一样越挫越勇,反而自己就这么一路低落下去了,那么当然赢不了。”

楚云秀沉默。

叶修也没管她听进去多少,点了根烟就那么坐着。楚云秀顺手把叶修抽了一半的烟接过来猛吸一口,呛的她直咳嗽。

叶修拍拍她的背,难得的叹气。

“我来做你的动力怎么样?”叶修扔掉了她手里的烟。

楚云秀一脸状况外。

“这是表白啊,云秀大大。”

“…”楚云秀默默的往后挪挪,她觉得这肯定是外星人假扮的叶修。

“讲真。”叶修一脸无师自通流氓相的凑了过来,逼的楚云秀没了退路。“我没有开玩笑,我喜欢你。”

楚云秀艰难的开口:“呃…我…”

叶修得寸进尺:“没我你赢不了。”

“我x!!!”没忍住的楚云秀还是爆了粗口。

不过脸红的楚云秀真是相当可爱呢。叶修揉了揉把人拽进了怀里,:“那么,不要大意的上吧!”

楚云秀闻到了熟悉的烟味,但是安心无比。




叶修拉着楚云秀拉开门的时候,顺带拉出了一堆人。

黄少天张佳乐首当其冲,后面居然还有张新杰喻文州。

“世风日下。”叶修点评。

黄少天冲着俩人牵在一起的手恨不得比十个中指。张新杰很是怀疑这家伙是不是为了调整队员状态才这么干的,不过苏沐橙知道,叶修预谋已久。

不过还好,在一起了呢。












END。

[颁奖典礼怀里有媳妇手里有奖杯的叶领队.jpg]



【叶楚】一眼万年/中

风烟十里:

再次见到楚云秀,就是世邀赛了。


叶修拿到了他的第四个冠军然后退役,然后就来到了国家队当领队。在喻文州说领队的时候楚云秀其实有点意识是叶修了。


果然。


楚云秀也没什么时间来伤感来感慨,被选进国家队,她也是有一番打算来好好磨砺自己的实力的,以备回到自己队伍之后能够好好的打拼。而叶修,纯粹是对于荣耀的热爱。这么说有点文艺,不过确实如此,他们这些人能够在这里坚持这么久,不凭着热爱是做不到的。对于叶修被逼的想法,楚云秀可不信。


不过还是和其他的人拿着资料离开了。


后来也在笑,冠军?她一定能拿到了。有这家伙在,这种自信就没来由的强烈。


至于叶修,和苏沐橙待在备战室,远远看了一眼楚云秀的背影,也在笑。


居然是并肩战斗了。


苏沐橙生出些八卦的心思,嘴一快就问了:“叶修哥你在笑什么?”


叶修见着四下无人,摸了烟点着,悠哉悠哉:“四冠在手,再拿一个,就能凑足一手的求婚戒指了。”


苏沐橙细想想,明白了。不过叶修哪能需要什么助攻呢,他对于自己想要的,从来都是尽一切努力去争取,自己确认的,也不会动摇。


苏沐橙心下欢喜,女孩子的红娘心思很是活络,闺蜜和哥哥一样的人凑做一对那再好不过。楚云秀心思算是细密,要是相互喜欢察觉,自然而然也就成了。


只是叶修滴水不漏,平时依旧不着四六,除了苏沐橙还真没谁察觉出他对楚云秀的心思。楚云秀自己也不知,她一副心思只为了世邀赛冠军,电视剧李华都给下好了,等着她凯旋呢。虽说叶修看起来不大靠谱,一天到晚放嘲讽打嘴炮,但是这本全职教科书真是让人觉得安心,各人的问题与解决方法,在一场场比赛里慢慢得到完善。楚云秀也听他话,放开了手脚屠戮四方,一战成名。她身后有她的队友,谁也不需要她留心照料,她偏软的性子在战场上磨砺的越来越强硬。


以前想尽办法想做出来的事情,现在这样自然而然,楚云秀惊喜极了。只是特别感谢叶修这事她做不出来,只是偶尔黄少天不着调的时候也呛一呛他,搞得黄少天郁闷的很,怎么连妹子都开始帮心脏的了?


叶修也还是吊儿郎当懒懒散散的样子,不过心里乐的很呢。

【叶楚】一眼万年/上

风烟十里:

那个烟友组谁干的!


哭着吃下了这份安利。


叶修靠在边上烟雾缭绕的时候,楚云秀正向他走来。


其实是很柔软的一个姑娘,为了挑起一整只战队,才不得已做出这样一副强硬的姿态,甚至这样也收效甚微,这个赛季,烟雨终究是陷入了泥潭。


叶修还在这想着,楚云秀已经到了他面前。


“你怎么也在啊?”楚云秀还没打招呼对他的到来略略表示了鄙视,相熟的职业选手之间这种张口即来的嘲讽和鄙视正常的很,何况叶修这种。


“看云秀大神心有疑虑的样子,不知道是否需要前辈的指点呢?”叶修笑。


“烟给一根!”楚云秀没好气。叶修也没迟疑,掏了烟就给楚云秀点上了,动作熟练。这姑娘一看就经常抽烟。叶修没来由的有些心疼。


楚云秀倒没顾得上注意叶修的小情绪,又是一口烟雾,说:“去那边咖啡厅吧。”


其实叶修也猜得到是什么问题,解决方式楚云秀也想得到,但是外行插手内行确实也是无可奈何,叶修和苏沐橙来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大概属于倾听的意味吧。或许是想从他们身上感受一下那种信心和勇气?叶修看着对面那张妆容精致的脸,的的确确是掩盖不住的憔悴。


作为一名选手,楚云秀的风格的确偏软,面对压力缺少一份爆发。叶修也这么觉得,但是一看到她,就突然说不出这样的话来。身边的沐橙也是一步步成长起来的,像楚云秀这样一路扛到底的女选手已经相当不容易。


但是这并不是输掉比赛的理由。


何况是面对了这样的问题,叶修知道,楚云秀此番做出的改变需要的决心只能大不能小。


分析了半天这问题,也是不早。楚云秀和叶修苏沐橙就此告别,楚云秀走的时候笑了,但是一个人在风里得背影很是萧索。叶修也笑,笑自己突然变得这么文艺伤感。


苏沐橙看着楚云秀渐行渐远的背影也是叹气:“云秀真是太辛苦了。”


是啊,太辛苦了。


叶修又点了一根烟。





前半段原著改写绝对不是凑字数!